邓通简介,额亦都生平事迹

窦抗是鲜卑族后裔,隋唐时期大臣、外戚。出身河南窦氏,是东汉大臣窦章之后,母亲杨氏是隋文帝的姐姐万安公主,是李渊妻子太穆皇后的族兄、曾孙女昭成顺圣皇后是唐玄宗生母,与隋唐两代皇室均有血缘关系。窦抗曾任梁州刺史、豳州总管、纳言、左武侯大将军等职,封爵陈国公,平定薛举时功居第一。公元621年,窦抗暴毙而亡,追赠司空,谥号为“密”。人物生平
早年经历
窦抗年轻时姿容秀美,性情坦率,稍通图史,受到舅父隋文帝的宠爱,曾进入太学学习,后授千牛备身、仪同三司。
仕隋历职
开皇六年,父亲窦荣定病重。窦抗亲自服侍,一连五十余天衣不解带。窦荣定去世后,窦抗守孝尽礼,袭爵陈国公,累迁梁州刺史。离京赴任时,隋文帝亲临其家,命窦抗与母亲万安公主开怀畅饮,并大加赏赐。此后,窦抗历任岐州刺史、幽州总管。
仁寿四年,隋炀帝继位。汉王杨谅不服,起兵反叛。隋炀帝担心窦抗响应杨谅,便命李子雄驰赴幽州,接任窦抗的总管之职。不久,李子雄上奏炀帝,称窦抗曾得到杨谅书信,却没有奏报朝廷。虽查无实据,但隋炀帝怀疑窦抗存有二心,将他除名为民,陈国公爵位由其弟窦庆承袭。
归唐拜相
义宁元年,隋炀帝命窦抗北上灵武,巡视长城。同年十一月,唐国公李渊攻入长安,立代王杨侑为帝,自任大丞相。窦抗得知,大喜道:“这是我窦家的女婿,豁达而有大度,真是拨乱之主。”他当即前往长安,投奔李渊,被任命为将作大匠。
武德元年,李渊称帝,建立唐朝,是为唐高祖,窦抗则兼任纳言。他深受高祖宠信,常被召入内室,饮酒谈笑,极尽欢娱,有时甚至留宿宫中。唐高祖从不直呼窦抗之名,尊称为兄,宫中之人皆称其为舅。窦抗从不干预朝政,后改任左武侯大将军,领左右千牛备身大将军,并随秦王李世民平定西秦薛举,功居第一。
暴病去世
武德四年,窦抗又随李世民征讨王世充,平定东都洛阳。当时,唐高祖在太庙封赐功臣九人,窦抗与堂弟窦轨都名列其中。不久,窦抗陪同唐高祖饮宴,突患暴病而死,追赠司空,谥号为密。窦抗后人
儿子:窦诞。
曾孙女:窦氏,窦孝谌之女,唐睿宗侧妃,唐玄宗生母,封德妃,史称昭成顺圣皇后。窦抗的故事
窦抗自幼便与唐高祖李渊交好。杨玄感之乱时,李渊正在陇右掌握兵权,窦抗对他道:“杨玄感作乱是上天给我们的启示,李氏名应图谶,正可趁机起兵。”李渊却道:“这会招惹祸端,你不要胡说。”后来,李渊夺取关中,握着前来投奔的窦抗之手,道:“李氏果然能成就大事。”历史评价
苏冕:创业君臣,俱是贵族,三代以后,无如我唐。高祖,八柱国唐公之孙,周明懿、隋元真二皇后外戚,娶北周太师窦毅女,毅则北周太祖之婿也。宰相萧瑀、陈叔达,梁、陈帝王之子;裴矩、宇文士及,齐、隋驸马都尉;窦威、杨恭仁、封德彝、窦抗,并前朝师保之裔;其将相裴寂、唐俭、长孙顺德、屈突通、刘政会、窦轨、窦琮、柴绍、殷开山、李靖等,并是贵胄子弟。比夫汉太祖萧、曹、韩、彭门第,岂有等级以计言乎。
刘昫:窦威守道,窦轨临戎,窦抗居丧,窦静经略,窦璡音律,仍以懿亲,俱至显位;才能门第,辉映数朝,岂非得人欤?唐之昌也,不亦宜乎!温、陈才位,文蔚典礼。诸窦戚里,荣盛无比。
宋祁:高、窦虽缘外戚姻家,然自以才猷结天子,厕迹名臣,垂荣无穷,时有遇合,故见诸事业。古来贤豪,不遭与运,埋光铲采,与草木俱腐者,可胜咤哉!窦宗自魏讫唐,支胄扶疏数百年,所冯厚矣。

邓通出生蜀郡南安,是汉文帝刘恒的宠臣,世人称之为汉文帝男宠。邓通因擅长划船而入宫做了黄头郎,汉文帝则是一个迷信鬼神、好长生登天之人,机缘巧合之下宠信邓通,从此他飞黄腾达,富甲一方。邓通别的本事没有,最擅逢迎拍马,因相士说邓通最终会饿死,汉文帝不信,故而赐予他铜山,允许他铸钱,邓通所铸的钱币流遍全国,他也富贵无比。然而,汉景帝登基后,邓通就被革职,没收家产,穷困潦倒,饿死街头。人物生平
家庭出身
邓通的父亲邓贤生逢高祖刘邦开国初年,避开了秦末的战乱,家道殷实,也读了几年书。在接连有了三个女儿后,妻子终于为其生下了一个儿子,自然视为掌上明珠。因村北南阳郡到汝南郡的官道才修通十多年,活了半辈子的邓贤方才见到驿骑飞驰、四方辐辏,就为儿子起名叫“通”。幼年的邓通读经习文之余,除到村北的官道边看车马外,更多时间是去水深草丰的南河西水中戏耍、摸鱼、捉虾。到了弱冠之年,读书没见大的起色,却练就了一副弄水撑船的好身手。西汉初年,读书人的仕途大致有三条:一条是郎官,家有中等财产(财产十万钱以上,汉景帝改为四万),自备车马服装生活费,可以到京师做郎官,等候朝廷的使用;一条是在本郡做小官吏,不计财产;一条是大官府指名征召,需有高才大名。到汉武帝时,才令郡县推举孝廉、秀才。在这种情况下,颇有资财的邓贤只有置办车马服饰,挥泪送别小儿邓通前往京师长安,为邓家寻求一条光宗耀祖、彰显门楣的道路。
入宫得势
年轻力壮的邓通一路行来并不觉得车马之劳,因其性情诚谨,擅长划船,不久就被征召到皇宫里做了黄头郎,专职掌管行船。
汉文帝刘恒为人仁孝宽厚,但也免不了帝王的通病:信鬼神、好长生、梦登天。一次,文帝做梦想上天,却无论怎样都登不上去,这时有一个黄头郎从后面把他推了上去,他回头看到黄头郎穿了一件横腰的单短衫,衣带系结在背后。梦醒后文帝前往未央宫西边苍池中的渐台,私下用眼光寻找梦中推他上天的黄头郎,看到邓通衣带从后面穿结,正如梦中所见。及至召问他姓名,姓邓名通,音近“登通”。文帝听后十分高兴,之后一天比一天地宠他。邓通个性温和、谨慎,不喜欢张扬,更不善于交际,文帝虽然几次赐他休假,但他还是不出去玩。于是文帝前后赏赐邓通十几次,累计有亿万钱之多。
垄断铸钱
有一天,文帝命令许负为邓通相面。许负说:“邓通的命会穷困饿死。”文帝说:“能使邓通富有的在于我,怎么说他会贫困呢?”于是将邓通家乡附近的大小铜山都赏赐给他,准许他铸钱。
邓通被文帝赏赐了家乡的大小铜山用来铸钱的消息传到老家后,亲朋邻里奔走相告。年已古稀的父亲十分感念皇上的恩德,带领几个女儿和女婿雇工匠在铜山一带采铜、烧炭、铸钱,严格遵照邓通的嘱咐,每一个钱都要精工细作,又从不在铸钱时掺杂铅、铁而取巧谋利,因而制作出的邓通钱光泽亮,分量足,厚薄匀,质地纯。上自王公大臣,中至豪商巨贾,下到贩夫走卒,无不喜爱邓通钱。吴国钱以发行量大占优势,邓通钱以质地优良取胜。这一时期,吴国与邓通所铸的钱币流遍全国。
潦倒而死
邓通是汉文帝的嬖臣,他别的本事没有,只有一套阿谀奉承的本领,于是他拿出浑身解数,奉承吹捧,以取媚于汉文帝,时常能把文帝捧得云里雾里的。汉文帝从此更加宠爱他,时常跑到邓通家中,跟他玩各种游戏。
一天,文帝叫一个看相的术士给邓通看相,相士直言不讳地对文帝说:“邓大夫以后会因贫困而饿死。”文帝听后大不高兴,愤愤地对邓通说:“朕要想让你富,有何难哉?”说完即下了一道诏书,把蜀郡严道县的铜山赐给邓通,并允许他铸钱。邓通从此富可敌国。邓通既蒙文帝宠爱,感激涕零,更加想要有所报答才行了。
文帝患痈,因感念他的宠爱与恩德,邓通常为其吸吮患处。文帝闷闷不乐地问邓通:“天下谁最爱我呢?”邓通答:“应该没有比太子更爱您的了。”后来太子进宫问候文帝的病情,文帝要他吸吮患处。太子吸时却面露难色,事后听说邓通经常为皇上吮痈,心里感到惭愧,却也因此而怨恨他了。
几年后文帝死,太子即位,这就是景帝。景帝一即位,首先便把邓通革职,追夺铜山,并没收他的所有家产。可怜富逾王侯的邓通,一旦落难,竟与乞丐一样,身无分文,最后竟应了许负的话,饿死街头。邓通怎么伺候汉文帝
文帝得了痈疽病,这是一种皮肤病,或生于背,或生于大腿根部,大小可达10厘米或更大,有脓肿和溃疡形成,脓头红肿发亮;发病时疼痛难忍,御医也没有好的办法医治。邓通却常为文帝吮吸脓血,使文帝的疼痛大为缓解。《汉书》记载:“邓通常为上嗽吮之。“邓通为其吸吮患处,文帝非常感动。
有一次,文帝问邓通:“天下谁最爱我者乎?”邓通回答说:“应该没有谁比得上太子更爱您的了。”此时恰巧太子入宫来看望文帝病情,文帝让他吮吸脓血。太子无奈,虽然吮吸了脓血,可是脸上却露出很为难的样子。“太子入问疾,上使太子齰痈。太子齰痈而色难之。“文帝心中对太子大为不快,感到邓通比亲儿子还要疼爱自己,邓通更加得到汉文帝的欢心。历史评价
司马迁《史记》:①“通亦愿谨,不好外交”;②“然邓通无他能,不能有所荐士,独自谨其身以媚上而已。”

钮祜禄·额亦都出身满洲镶黄旗,清朝开国名将,是遏必隆、皇太极元妃钮祜禄氏的父亲。他年少时成了孤儿,跟随努尔哈赤征战南北,帮助他统一女真各部,参与萨尔浒之战,立下不少功劳,赐号巴图鲁,官至左翼总兵官、一等大臣,位列五大臣。公元1621年,额亦都逝世,追赠弘毅公、配享太庙。人物生平
早期事迹
额亦都幼年时,父母被仇家杀害,自己因躲在邻村得以幸免。1574年,年仅十三岁的额亦都手刃仇人,前往嘉木瑚寨投奔姑父穆通阿,并与表兄哈思护相处甚欢。
1580年,努尔哈赤途径嘉木瑚寨,借住在穆通阿家中。额亦都与努尔哈赤彻夜长谈,相见恨晚,不顾姑姑的反对,决定跟随于他,并道:“大丈夫生于世间,岂能碌碌而终。我一定会建功立业,不让姑姑担忧。”次日,额亦都便随努尔哈赤离去。
当时,努尔哈赤处境艰难,家中只有十三副盔甲。族人龙敦等人因惧怕明朝,打算杀死努尔哈赤向明朝请功,于是遣人在夜里袭击。努尔哈赤幸有额亦都随侍左右,得以转危为安。
征战诸部
1583年,努尔哈赤起兵讨伐尼堪外兰,额亦都随军夺取图伦城、色克济城、舒勒克布占城。额亦都骁勇善战,能开十石强弓,经常以少胜多,努尔哈赤对他日见亲信。
1587年,额亦都率军攻打巴尔达城。行至浑河时因河水暴涨而受阻。额亦都命令士兵把绳子系在身上,鱼贯渡河,并连夜率勇士攻城。守城士卒被惊醒,仓促应战,乱箭齐发,射穿额亦都的大腿,将他钉在城墙上。额亦都挥刀砍断箭矢,奋力再战,身中五十多处创伤仍不退却,终于夺下城池。战后,努尔哈赤授他巴图鲁称号。
不久,额亦都在对萨克察的战役中,率军连下克尼玛兰城、章家城、索尔瑚寨。后来,界藩城有盗马贼科什盗取建州九匹马,额亦都单骑追斩科什,将马匹全部夺回。嘉木瑚人贝挥巴颜叛附哈达,额亦都将他父子五人全部诛杀。
1593年,叶赫、乌拉、哈达等九部联军进犯建州,攻打黑济格城。努尔哈赤亲自在古勒山陈兵抵御,并命额亦都率百骑挑战。额亦都力斩九人,击退敌军,生擒叶赫贝勒布寨,趁胜夺取诺赛寨、兆佳村。不久,纳殷路首领搜稳塞克什再次聚集七寨兵马,据守佛多和山。额亦都与噶盖、安费扬古攻破佛多和山,斩杀搜稳塞克什。
1899年,额亦都随努尔哈赤平定哈达部。1607年,额亦都随贝勒巴雅喇征讨东海女真渥集部,夺取席黑、俄漠和苏鲁、佛讷赫拖克索等三路,不久又随军灭亡辉发部。
1610年,额亦都奉命安抚渥集部的那木都鲁、绥分、宁古塔、尼玛察四路,招降康古礼等十九人,不久又趁胜夺取雅揽路。1611年,额亦都与何和礼、扈尔汉征伐渥集部虎尔哈路,攻克札库塔城。1613年,额亦都随平乌达部。
大败明军
1615年,努尔哈赤创建八旗,额亦都隶属于镶黄旗。1616年,努尔哈赤自称汗王,建立后金,任命额亦都、费英东、何和礼、扈尔汉、安费扬古为五大臣,参与国政。
1617年,额亦都与安费扬古攻打明朝,夺取马根单、花豹冲、三岔儿等堡垒。1619年,明朝辽东经略杨镐分兵进犯后金,代善等四大贝勒率军抵御,兵至太兰冈。
当时,代善认为汗王尚未赶到,要求先驻军等候。四贝勒皇太极道:“界藩城有我们筑城的役丁,我们应该保护他们。为什么要驻扎在这里呢?而且还示敌以弱。”额亦都表示赞同。
后金军于是继续进兵,抵达界藩城。筑城役丁纷纷参战,努尔哈赤也率军赶到,与额亦都等人前后夹击,大败明军杜松部。不久,额亦都作为前锋,先后在尚间崖、阿布达里冈击败明军马林部、刘綎部。
晚年生活
额亦都屡随努尔哈赤征战,未尝败绩,每次受到封赏,都分给有功将士,从不独占。努尔哈赤对他非常优厚,先后将自己的族妹、女儿嫁给他。
后来,努尔哈赤封额亦都为左翼总兵官、一等大臣,还将他的部属分为三个世管牛录,安置在镶黄旗、正白旗之下。1621年,额亦都在沈阳病逝,终年六十。
1627年,清太宗追封额亦都为弘毅公。1636年,清太宗又将额亦都的灵位安放在太庙中。1654年,清世祖命人为额亦都立碑,表彰他的功劳,还亲自撰写制文。额亦都后代
额亦都的儿子
额亦都有十六个儿子,其中知名者有十人。 次子达启。
三子彻尔格,官至户部承政、牛录章京世职。 四子韩代,战死。
五子阿达海,战死。 七子谟海,官至都统,战死。
八子图尔格,官至内大臣,封三等公。 十子伊尔登,官至议政大臣,封二等伯。
十三子超哈尔,官至兵部右参政,战死。
十五子索浑,官至世管牛录额真、议政大臣。
十六子遏必隆,康熙朝辅政大臣,袭一等公。
额亦都还有一女为清太宗元妃,生皇三子洛博会。额亦都的故事
额亦都的次子达启,自幼勇武,深受努尔哈赤喜爱。但是达启恃宠而骄,无礼于诸皇子,额亦都非常担忧。后来,额亦都将儿子们聚集在一起,命人绑缚达启,抽出刀来,对儿子们道:“天下怎么会有父亲杀死儿子,只是这个儿子傲慢无礼,如今若不管制,以后一定会有负国家、败坏门户。”将达启拉入室内,用被子将他闷死,然后向努尔哈赤请罪。努尔哈赤嗟叹道:“额亦都为国深思熟虑,实在是无人能及。”人物评价
顺治帝:忠勇忘身,有始有卒,开拓疆土,厥积懋焉。
道光帝:弱冠从龙早,雄才翊运生。联绳麾众士,断矢拔坚城。所向原无敌,先登莫与争。天题旌勇敢,钟鼎勒勋名。
赵尔巽:国初置五大臣以理政听讼,有征伐则帅师以出,盖实兼将帅之重焉。额亦都归太祖最早,巍然元从,战阀亦最多。费英东尤以忠谠著,历朝褒许,称佐命第一。何和礼、安费扬古、扈尔汉后先奔走,共成筚路蓝缕之烈,积三十年,辅成大业,功施烂然。太祖建号后,诸子皆长且才,故五大臣没而四大贝勒执政。他塔喇希福祖罗屯,传言列五大臣,或初阙员时尝简补欤?草昧传闻,盖不可深考矣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